標籤: 逃亡遊戲:我被全人類通緝了


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 逃亡遊戲:我被全人類通緝了 ptt-第一百四十八章 浴室敲門聲閲讀

逃亡遊戲:我被全人類通緝了
小說推薦逃亡遊戲:我被全人類通緝了逃亡游戏:我被全人类通缉了
茶几从中间断裂开了,沙发布几乎碎裂了。
椅子的腿插在了电视机上,门口鞋柜上面的木板被打的全是窟窿。
就在沈不言一脚踹开放着关公那间房的门时,许十七普通一下就跪在了地上。
“侄子!我错了!”
沈不言的头发早已经乱了造型,身上的外套还被扯掉了一只袖子。
许十七就相对惨了一些,脸上虽然没有什么淤青,但是上半身衣服能够遮住的位置,基本都留下了沈不言的拳头印子。
医生与酒吧老板娘与情人节
许十七刚才还凶神恶煞的跟沈不言干了一仗,在沈不言站在那小房间门口后,立马就求饶起来。
“你忤逆不孝我都能忍,但是关公是无辜的!”
许十七虽然跪在地上,但是这说话的时候还是抱着一股子咬牙切齿的劲儿。
他很想挤出来一个可怜的表情,但好像笑容不是那么好挤出来的。
眼神里面的杀气,是藏不住的。
异世界的兽医事业
沈不言看着自己衣服的袖子,脸上的冷漠又多了几分。
他居高临下得看着许十七。
“你,赔我衣服。”
许十七连连点头,“不就是衣服吗,我衣柜里面有好几个吊牌没摘的外套,你随便选!”
说着,许十七怕沈不言不满意还要对自己的关公下手,赶忙求救林季。
“小侄子,你劝劝我大侄子!”
林季一直坐在阳台的懒人椅上,听着旁边这俩人打斗,十分的悠闲。
至于许十七的求救,他就像是没有听到一般,又端起茶杯抿了一口茶。
沈不言关上了小房间的门,直勾勾得走到了沙发上,找了个没有被损坏的位置坐下。
“多大的人了,跟你开个玩笑你居然还动手。”
“真的当我打不过你啊……”
说着,沈不言抬起手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发型。
许十七赶忙从地上站起身来,左右活动着自己的肩头。
他现在对沈不言是穿越来的这件事其实已经相信了九分了,但是他一直好奇这个家伙是个什么身份。
尤其是在沈不言打他的时候拳拳到肉,他更加好奇了起来。
许十七脱掉了上衣,从冰箱里面拿出来了一个冰袋,对着自己肿了的肩头敷了上去。
“嘶……你小子下手可真的狠。”
许十七一边疼得龇牙咧嘴,一边嘴里面碎碎念着。
“我这是真的不服老不行啊,这要是再年轻个十岁……”
说着,许十七偷摸看了一眼正在给自己倒水的沈不言。
“年轻个十岁可能也打不过。”
“麻蛋,天赋真的没法儿说!”
……
林季听着两个人打完了,闭着眼环视了一圈房间内的场景。
啧啧,这俩人真的有点吓人了。
他抬起手,闭着眼向前走。
许十七见林季闭着眼,有些奇怪得问他:“你又闭着眼干啥?不怕磕着啊!”
林季突然站定了脚步,恍然:“对哦,你看到了没事来着。”
许十七一脸的怪异表情:“能有啥事儿?”
林季微微一笑,“没事。”
他给忘记了,这个许十七也是一个特例。
“我去洗澡。”
林季说着就上了楼。
打开淋浴器的时候,林季真真切切得能感受到热水带来的舒适感。
现在他不知道自己体内的这个系统到底是个什么喜好。
为什么有的人知道自己能看的到,他没有事,有的人看到,却又要死于非命。
正想着,浴室的浴霸“啪”的一声就灭了。
紧接着卫生间吊顶的灯也忽闪忽灭着,就像是电路不太稳。
林季可不想洗冷水澡,赶忙就拿起毛巾准备擦干身体出来。
刚碰到毛巾,房间的灯忽然就灭了。
咚咚——
门口有敲门声。
林季擦着头发喊道:“沈不言吗?你要不要问问老舅是不是房子的电路秀逗了。”
咚咚——
假面A计划
林季的手停顿了下来,他看着半透明的卫生间门,狐疑得皱起了眉头。
“老舅?”
“沈不言?”
咚咚咚——
这三下的敲门声更重了一些,林季开始觉得不对劲了。
他赶忙从马桶上拿起自己的衣服套在身上,蹑手蹑脚得走到了浴室门的旁边。
砰!砰!砰!
有人在砸门!
林季的鸡皮疙瘩瞬间就起来了!
外面敲门的不是他们两个人!
百 煉 成 神 367
他现在在楼上,是谁越过楼下的沈不言和许十七直接到了楼上?
他在这个地方人生地不熟的,谁没事儿会来找他?
虽然有些紧张,但是林季也没有慌乱。
他只是因为这一阵一阵的敲门声弄的心跳有些加速。
林季闭上眼,朝着半透明的门那看去。
半透明的门本就会将门外的人影映射的有些奇怪,现在这么看过去,门外的人好像有些过于瘦小了。
林季皱着眉头看着那外面敲门的人影。
咚咚——
又是两下。
那人影的个头不是很高,看起来这身形,倒像是个女人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