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大雨時行


超棒的言情小說 有紅包羣后我在後宮無敵了 線上看-第四十八章:大顯身手相伴

有紅包羣后我在後宮無敵了
小說推薦有紅包羣后我在後宮無敵了有红包群后我在后宫无敌了
事到临头,江贺褚也不能说姬含烟没读过书干不了这种事,姬含烟也只好脸上带着僵硬的笑容起身走上前去。
画卷展开,沈皓月呼吸一滞。画上是一副大漠风光,气势恢宏,疏细有致,寥寥几笔便勾勒出昼夜交替之际,大漠雄浑寂寥的景色。
在场的人无论懂不懂绘画,都无不惊叹。看见众人的反应,领头的那位使臣露出一副略显骄傲的表情。
“这便是我们想要献给陛下的画,这位娘娘,请。”他将画放在长几上,朝姬含烟做了个手势。
笔墨立刻端了上来,姬含烟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看一眼那画,又看一眼江贺褚。江贺褚也紧蹙着眉头,手指不自觉地敲打着椅子的扶手。
“娘娘,如何?可想好了题词内容?”使臣催促道。
“这……”姬含烟尴尬地笑着,那桌上的笔她拿也不是,不拿也不是。
使臣见状,眼中闪过一抹得意嘲讽之色。
江贺褚无奈地想给姬含烟找个台阶下,便说道:“妍妃就不动笔了吧,随便说一句即可。”
沈皓月听了直想笑,她倒要看看姬含烟能“随便”出一句什么话来。
姬含烟咬了咬嘴唇,半晌后,终于艰难地开口:“沙漠里,呃……太阳落山……”
“嗤。”第一声笑声在屋内清晰地响起,不是来自使臣,而是来自江贺褚身旁的江云赋。
江贺褚转过头给了他一个警告的眼神,江云赋满不在乎地移开视线,脸上依旧挂着盈盈笑意。
那位使臣自己都还没发话,就看见衡国内部已经起了内讧,他脸上的嘲讽更甚:“看来三皇子也觉得这题词不太妥当啊。”
江贺褚脸色黑得像锅底,衡国的脸面就被这两人丢尽,他双眉一竖,眼中显出怒色:“好了,这件事打住,羽国的礼物朕就收下了!”
江贺褚挥了挥手,示意来人立刻将画卷收下去。那位使臣火上浇油地说道:“看来陛下身边的女人也不过如此。”
那一瞬间,沈皓月看见江贺褚眼里燃起熊熊的怒火。虽说不杀使臣是大家约定俗成的规矩,但沈皓月还是替那胆大包天的使臣捏了把汗。
眼看着衡国丢了脸,江贺褚动怒了,沈皓月这才想起来现在自己好像已经不能当个吃瓜看戏的纯路人了,她可是要争宠的人,现在这似乎正是个大好的机会。
正当气氛僵持不下,沈皓月忽然起身,屋内所有人的视线都齐刷刷地落到她身上,江云赋的眼中也带了一丝有趣的探究。
“大人的这番话,臣妾就不能认同了。”沈皓月微笑着行了个礼,那位使臣这才注意到原来角落里原来还有个容貌如此出众的女子。
“这位娘娘是?”
“臣妾是常在沈氏。”说完,沈皓月看向前面的江贺褚:“臣妾正好想出了一句,不知皇上是否允许臣妾替妍妃为这幅画题词?”
事到如今也只能破罐子破摔了,江贺褚点了点头,示意她上前去。一旁的使臣一时也摸不清沈皓月的底,只能默默地看着她的一举一动。
沈皓月又看了一眼桌上的画,实在是一副佳作。想想自己那狗爬一样的毛笔字,要是真写上去简直是可惜了这幅画。
沈皓月只好放下了笔,说道:“臣妾是女儿家,字体太过清丽秀气,配不上这幅磅礴大气的作品,不如就由臣妾口述,另由他人来下笔吧。”
那位使臣认可的点点头,“这位娘娘倒是懂得惜物。”
沈皓月又假意欣赏了一下那幅画,这才斟酌着开口:“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
对不起,王维。沈皓月在心里默默道歉,现在自己身不由己,盗窃你两句诗你应该不会介意吧?
屋内安静了片刻,江贺褚忽然说了句:“好!”
“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身旁的使臣轻轻重复了一遍,“大漠的落日,正是这般场景。”他脸上露出一个真心的笑容,“这句题词,与这幅画再匹配不过。”
江贺褚也笑着点头,“沈常在果然不会让朕失望。”他脸上带着赞许的笑意看向沈皓月,沈皓月只好假意恩爱地回他一个笑容。
那使臣又说道:“这句话实在是好,下笔题词的人一定也要水平够高才能配得上。”
这时,江云赋忽然放下手中的酒杯,缓缓起身:“那本皇子就毛遂自荐一下吧。”
沈皓月看见他朝自己走来,心里开始有些紧张,于是下意识地往旁边躲了躲。她把头埋得很低,以至于没看见江云赋走到她身边时眼中闪过的一抹惊愕。
直到江云赋将毛笔放回笔山上,沈皓月才将视线转过来,看了一眼画上新题的字。江云赋的字行云流水,矫若惊龙,那豪放不羁的落笔正与这大漠风光相配。
那位使臣的眼中露出一丝叹服,“这幅画,就献给陛下了。”
江贺褚的心情大好,局势的逆转远在他意料之外,沈皓月和江云赋的配合也算是让使臣心服口服,他衡国的颜面也得以保全。
只不过,回到位置上继续吃饭以后,沈皓月每每抬头都能看见江云赋的眼神落在她身上,那种不太单纯的打量里充满了沈皓月无法理解的意味。
晚宴结束,酒饱饭足的沈皓月准备回月华阁好好睡一觉,刚才酒喝得有点多,她的脑袋已经有点晕乎乎的。
好端端地走在路上,沈皓月忽然被一把拉到了旁边的树林中,沈皓月下意识地想尖叫,忽然就被捂住了嘴。
“是我!”南伽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曲封 小说
沈皓月松了一口气,“你怎么在这?”
南伽将手里的东西递到她手上,纸张发出的清脆声响让沈皓月心跳一滞。
“把这封信交到领头的那个使臣手里。”南伽说道。
沈皓月顿时酒醒了大半,她抬头用不可思议地眼神望着南伽,南伽脸上蒙着面纱,但那双妖冶深邃的琥珀色眼眸却在夜色中愈发明亮。
“你是……”
南伽点了点头,“快去,就在刚才举行宴会的宫殿往东那条路,直走就能见到他。”
沈皓月吞了吞口水,递了个眼色示意青栀先回月华阁,然后转身疾步往回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