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言情小說 精靈世界的底層訓練家-第兩百九十五章 局勢在我(三合一)讀書

精靈世界的底層訓練家
小說推薦精靈世界的底層訓練家精灵世界的底层训练家
尽管精灵们争论不休。
但最终还是由夏彦拍板。
这只战斧螳螂交给大针蜂来处理。
主要还是因为战斧螳螂虫系精灵的身份,对于同为虫系的大针蜂来说,应该可以获益最大化。
再加上‘王’的特点,也与大针蜂所携带的特殊气场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见到夏彦都拍板了,精灵们也不再表露异议。
既然这只战斧螳螂交给大针蜂,那么它们的职责,就是帮大针蜂清场,确保不会有其余的野生精灵会打扰它们。
而对面率领着一众小弟奔袭而来的,金光灿灿的战斧螳螂,在看到夏彦以及他的精灵,就在半路拦截它时,都不由地愣了下。
不过。
当战斧螳螂那锐利的凶暴眸光落在大针蜂身上时,表情一下子就变得严肃起来。
本就狂暴的气息变得更加蠢蠢欲动。
劈斧螳螂是飞天螳螂的另一种进化型。
进化时需要一种名为“黑奇石”的东西。
“黑奇石”非常少见,就算是在如今的洗翠地区,也是十分宝贵的一种资源,因为它们不仅非常坚固,且异常坚硬,是很好用的一种材料。
所以在过度地挖掘后,后世就很难找到“黑奇石”了。
渐渐的劈斧螳螂这种飞天螳螂的进化型就慢慢退出了历史的舞台,取而代之的是巨钳螳螂。
劈斧螳螂不仅继承了飞天螳螂的虫系属性,还因为“黑奇石”获得了岩石属性。
攻击力强大、物防能力不俗,是劈斧螳螂的特点。
但相应的,因为身体被岩石所改造,所以速度方面相较于飞天螳螂变得缓慢。
当然这也只是相较于飞天螳螂而言,其实劈斧螳螂的速度在众多精灵中,速度并不算慢。
夏彦的脑海中闪过了他所知道的所有关于劈斧螳螂的资料。
没有犹豫。
“大针蜂,Mega!”
浓浓的超进化能量迸发,刹那间就包裹了大针蜂。
虽说夏彦选择直面劈斧螳螂看似非常大胆,但他其实一点都没有要小瞧劈斧螳螂的意思。
就如星月所说的。
这只‘森林王’劈斧螳螂比‘雪原王’冰岩怪更难对付。
“嘶啤!”
凌厉长针刺破能量薄膜,超级大针蜂傲然而立。
气场在‘王’的引动下,肆意宣泄。
劈斧螳螂的脚步也渐渐慢了下来,它从超级大针蜂的身上,感受到了浓浓的威胁。
就如超级大针蜂一样,此时它们的眼中就都只剩下了彼此,仿佛在这一刻对方就是彼此冥冥之中的对手一样。
“唦!!”
劈斧螳螂高喝出声。
其身后如同潮水一般的野生精灵顿时就停下了脚步。
紧而缓缓移动,将它和超级大针蜂给围了起来。
以精灵圈出了一个战场。
夏彦眉毛一挑。
有点意思。
这只劈斧螳螂虽然被莫名的能量给影响变得更加暴躁了,但它居然还秉持着自身的原则,选择和超级大针蜂单挑。
夏彦的其余精灵围绕在夏彦的身边,警惕着周围这些野生精灵的随时暴起。
“夏彦!!”
后方。
传来星月等人的呼喊。
他们终于是反应过来了。
可惜现在他们被一群野生精灵给拦在了外围,无法靠近。
只能远远地看着夏彦的超级大针蜂与劈斧螳螂矗立在圈出来的战斗场地中央。
“劈斧螳螂想和夏彦的精灵单挑?”
珠贝的贝齿轻启,面露担忧。
“野生精灵暂时没有暴动,我们不要轻举妄动。”
星月虽然也担心,但她有点不太敢打破这样的平衡。
“或许换个角度看会安心一点,夏彦的精灵获得了劈斧螳螂的认可,说明他的确有着镇抚‘王’的可能。”
金刚队的队长刚石还是比较冷静的。
说不定真的能赢呢?
所有人的心里升起了这么一个原本在他们看来就不切实际的念头。
不过此时的情况也说明了,黑曜原野上的野生精灵暴动真的和‘森林王’劈斧螳螂有关系。
如果夏彦能够击败劈斧螳螂,或许这次危机就能化解。
所有人都带着些许的希翼,夹杂着担忧,注视着战场的中央。
夏彦倒是没有心思再去关心这些人的想法了。
因为。
属于超级大针蜂与劈斧螳螂之前,彼此针锋相对的气场已经凝如实质。
战斗,开始了!
“唦!”
劈斧螳螂低吼一声,眼中红光暴涨,迈开大步,举着锋利的斧头,径直冲向了超级大针蜂。
而超级大针蜂也不甘示弱。
双翅一颤,身形电射,金色的弧光后发先至。
交叉的硕大巨斧,以及交错的锋利长针,就那么毫无征兆地在场地中间发生了碰撞。
砰——!!
同样的“十字剪”,同样的攻击方式。
碰撞的余波阵阵,压倒了半人高的杂草,也吹到了距离最近的内圈野生精灵。
‘王’与‘王’的第一次碰撞,就让这些野生精灵们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
几乎是下意识的,野生精灵们纷纷后退,将围起的圈子变得更大。
而在中心。
超级大针蜂狭长的猩红复眼,与劈斧螳螂满是凶戾的双眸近距离对视。
两只精灵没有任何试探,上来就爆发了最强的力量。
嗡——
超级大针蜂微微踉跄,有些跌跌撞撞地后退。
单纯在力量上的比拼,超级大针蜂落入了绝对的下风。
“夏彦的这只精灵,很强。”刚石感叹。
“可还是差了点。”
星月也惊讶于夏彦原来还藏着这么强大的精灵。
可第一次碰撞的结果是显而易见的,超级大针蜂在力量上与劈斧螳螂的差距很大,否则身形不会踉跄得那么明显。
珠贝撇撇嘴,“但是它的速度更快啊。”
星月点点头,也不否认这一点。
而在对拼中落入下风被弹飞的超级大针蜂,还未来得及稳住身形,劈斧螳螂就挥舞着硕大的斧头,鼓动着暴虐的气息瞬间欺身而上。
厚重的岩石系能量覆盖在了劈斧螳螂的斧头上。
岩斧!
阎魔大王想怎样就怎样《上》 阎魔様の御気に召すまま 上【描き下ろし付きコミックス版】
超级大针蜂的战斗经验丰富,上来就落入下风的局也不是没打过。
夏彦镇定,超级大针蜂就也非常镇定。
面对狠狠劈落的巨大斧头,架着双针招架。
轰——!!
势大力沉的一斧头劈在超级大针蜂的双针之上,发出沉闷声响的同时,斧头之上四溅开崩裂的坚硬岩石。
其中就有不少,溅射在了超级大针蜂的身上。
岩砾尖锐,甚至还有一些没入到了超级大针蜂的体内。
“岩斧”是只有劈斧螳螂这种精灵才能使用的招式,不仅可以增加命中要害的可能性,还会令对手陷入“碎片”状态,持续时间内,会让精灵持续受到伤害。
超级大针蜂呲牙。
岩砾没入体内地感觉并不好受。
最重要的是。
劈斧螳螂一招成功,没有丝毫迟疑,举着斧头再次突袭。
一副要以绝对的力量和颇具连续性的攻击,直接压着超级大针蜂打的趋势。
砰——!!
又是一斧头落下。
这次虽然因为超级大针蜂有了一定的准备,没有被崩裂的岩砾所侵扰,可那一斧,接着一斧,甚至是一斧强过一斧的架势,也让超级大针蜂变得有些不太好招架。
“‘岩斧’结合‘连斩’?这只劈斧螳螂有点意思。”
野生精灵还是很少有组合招式的。
看着超级大针蜂落入了绝对的下风,夏彦依旧没有露出慌张之色。
事实证明,能够获得‘王’之传承的‘王’,都是有几把刷子的。
而且,因为有“玉虫石板”可以吸收,劈斧螳螂相较于别的野生精灵来说,基础更为敦实。
“是‘精通种子’的刚猛。”
观战人群中,刚石说道。
“麻烦了,已经进入劈斧螳螂最喜欢的节奏了。”又有人说道。
对于就住在祝庆村黑曜原野的‘森林王’劈斧螳螂,祝庆村的人是最了解的。
他们深知劈斧螳螂的强大,野外遇到它,在没有镇宝的情况下,都只能选择避让。
“准备好随时帮忙。”星月道。
夏彦展现出的实力已经获得了他们的认可。
虽然现在超级大针蜂和劈斧螳螂的战斗落入了下风,但这毕竟只是一对一。
只要夏彦能够拖住它,或许能够等到凯西找到马加木。
珠贝贝齿紧咬,她的眸光紧紧落在夏彦身上。
夏彦神色镇定,并不慌张。
超级大针蜂虽然是招架的一方,可超级大针蜂的神色也没有任何变化。
他们对现在的情况,并不担忧,甚至依旧很有信心。
这是珠贝观察中获得的结果。
在招架了劈斧螳螂的两斧头,等到第三斧,也是“连斩”迭加威力最大的时候。
夏彦某种微光骤闪。
“现在!”
超级大针蜂复眼同样精光一闪。
双针覆盖厚厚的虫系能量,两次的招架足以让它习惯劈斧螳螂的战斗和攻击节奏。
“剑舞!”
就见。
超级大针蜂的身上,暗红色气流浮动,影影错错之间,一柄柄利剑铿锵。
“太冲动了,这时候用‘剑舞’?”刚石锁起眉头。
一名名组长和队长握住了精灵球。
“等等!”珠贝瞪大眼睛。
只见。
面容狰狞的劈斧螳螂硕大斧头裹挟着凌厉之势轰然落下,超级大针蜂的身形,却短暂的模糊。
紧接着。
超级大针蜂身形陡然如同泡影一般,在斧头落下的瞬间消散。
影子分身!
嗡——
空气震动的声音,在这一刻显得那么突兀。
经过足够的摸索、锻炼、以及坂木秘籍的指导,大针蜂早已将‘剑舞’招式融会贯通,一心两用并难不倒它。
振翅之间的金色弧光再现。
而劈斧螳螂因为习惯了超级大针蜂的招架,所以这第三斧没有丝毫保留。
陡然失去对手,如同撤凳子,一个突兀的踉跄。
而就在这个时候,超级大针蜂却已然出现在了劈斧螳螂的身后。
长枪横举。
寒光星点。
瞄准了劈斧螳螂手臂肩胛处的间隙。
嘭——!!
轰然迸发的力量与积蓄的虫系能量,让本就踉跄的劈斧螳螂被径直砸了出去。
一招得手,超级大针蜂毫不犹豫地抽身后退,恰到好处地避开了劈斧螳螂在倒下前,努力控制身体的回身一斧。
夏彦的脸上浮现出笑意。
节奏?
对于一名训练家来说,节奏才是最重要的东西。
而这只劈斧螳螂就算再强,怎么可能在节奏上做到完全压制一名经验异常丰富的训练家?
“接下来,就是我们的节奏了。”夏彦心里暗道。
下一秒。
劈斧螳螂猛地冲地上弹起,吃痛的它面色更加狰狞。
‘王’类精灵不仅体形更加庞大,体力也有点强的过分。
挨了超级大针蜂蓄力的一击,看起来居然就跟没事人一样。
不过没关系。
局势在我。
嗡——
电弧闪烁。
于空中划出了道圆润弧线的超级大针蜂,陡然来到了劈斧螳螂的身侧。
好快!
砰——!!
劈斧螳螂尽管用斧头挡住了这次的突袭,但它的身体还是不受控制地在巨大的冲击中踉跄。
但还未等到站稳步子。
嗡——
空气再次颤鸣,抽身离开的超级大针蜂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居然已经出现在了它的身后。
嗡——嗡——嗡——
围观的人们一个个瞪着眼睛,嘴巴不自觉地张开,握着精灵球的手都不知道在什么时候松懈。
局势转变得太快,让他们有些应接不暇。
前一秒还只有招架之力的超级大针蜂,后一秒不仅摆脱了对方的节奏,甚至还成功地压制了劈斧螳螂,让它进入了自己的节奏。
在他们的眼里,几乎看不到超级大针蜂的影子。
仅能看到。
杵在原地的劈斧螳螂斧头上下飞舞,时不时地发出铿锵声。
更多的,是劈斧螳螂一步接着一步的踉跄。
“好、好快的速度。”
“就像一道黄色闪光。”
这一刻,他们终于明白,为什么夏彦能够镇抚‘雪原王’冰岩怪了。
冰岩怪那庞大如山岳一般的体型,根本就不可能抓得住如此速度的超级大针蜂。
就连现在劈斧螳螂都难以招架了。
珠贝眼中异彩连连。
她仿佛看到了此地的空间,都在为超级大针蜂服务。
“唦!!”
再次一斧头落空的劈斧螳螂怒吼咆哮。
身上青光乍现,气势再次陡增。
“啧,‘虫之预感’?还是‘玉虫石板’?真是皮糙肉厚啊。”
这种体力的精灵居然有十只。
也难怪远古时期羊驼的分身被它们干翻。
耗都能耗得羊驼苦不堪言吧?
锵——!!
刹那间火星四溅。
巨大斧头与长针碰撞,两只精灵身形同时爆退。
超级大针蜂的攻击,终于是被气势暴涨的劈斧螳螂抵挡住了一次。
并且它也借着这次机会迅速后退,强行从超级大针蜂的节奏中挣脱了出来。
只不过。
此时它的模样却不如一开始那么威猛了,身上遍布大大小小的细密伤痕。
每一道,都是超级大针蜂毫无保留的攻击。
但最夸张的。
还是这些伤口上腾起的莹莹绿光。
是“玉虫石板”的力量。
夏彦眼角抽了抽。
明目张胆开挂是吧?
超级大针蜂也感受到了劈斧螳螂的变化,深吸了口气。
周身剑阵再现,铿锵环绕,凌厉的气势也随之增长。
“搞得谁没挂似的。”
夏彦和超级大针蜂对视了眼。
一切尽在不言中。
嗡——
羽翅颤鸣。
超级大针蜂不再弄那些花里胡哨的攻击,它决定就在这一招下秒掉劈斧螳螂。
不然“玉虫石板”的恢复能力太过变态。
“唦——!!”
劈斧螳螂似乎也感受到了超级大针蜂的意图。
眸中红光越发凶戾,双斧摇曳,迎着金光,悍然挥舞。
而就在这里。
夏彦的身上,澎湃起浓郁的青色自然能量,刹那之间灌注没入到了超级大针蜂的体内。
Z招式!
在当初白杨镇,面对星野龙一的冠军级班基拉斯时,超级大针蜂就勉强做到了将“Z招式”的能量汇聚与一点。
这一次。
它如法炮制,并且更加娴熟。
璀璨的青色光晕,就凝聚在了横举的长针尖端。
氤氲絮状雷电轰然消散,本就极快的速度刹那间再次陡增。
恍惚间。
宛若空间折迭,速度不断超越自身极限。
劈斧螳螂只觉得眼前一个恍惚,恐怖的力量就从斧头上传来。
好在它的反应也足够快,双臂猛然绷紧,全身的力量骤然爆发。
可就在这个时候。
劈斧螳螂眼睛一瞪,右边肩胛手臂与身体的交接处,突然传来了一股钻入骨髓的刺痛。
是之前超级大针蜂第一次反击时,所留下的伤口!
并且之后,超级大针蜂也不止一次地在那道伤口持续攻击。
累积下来的伤害,看似不大。
但在这个时候,却成影响劈斧螳螂完全爆发力量的阻碍。
右臂,连带着右斧顿时失去力量的支持。
第一个从这次碰撞中败下阵来。
劈斧螳螂咬着牙,它果断地放弃了右臂,将全身的力量与能量,全都汇聚在了左手的斧头上。
挡住!
“唦——!!”
劈斧螳螂怒吼咆哮。
然而。
咔——!!
清脆的声响,如同迸断的琴弦。
一道裂纹,出现在了劈斧螳螂左臂的斧头上。
这一身乍响。
不仅是让劈斧螳螂露出了难以置信的神色,目不转睛盯着这一边的祝庆村人们,也都是满脸的错愕。
质量与“黑奇石”等同的劈斧螳螂的斧头,居然
碎了?!
下一秒。
青光骤现。
迅雷之势暴涨。
“嘶啤——!!”
伴随着超级大针蜂低喝。
轰——!!
那包裹着劈斧螳螂金光如同泡沫一般消散。
傲然屹立的劈斧螳螂,也如同炮弹一样爆飞而出,一路砸倒了不知道多少的野生精灵才将将停住。
超级大针蜂狭长复眼紧紧盯着那道身影,胸膛剧烈起伏,超进化的能量缓缓褪去。
可这个时候,不仅是祝庆村的居民们愣住了,所有的野生精灵也都愣住了。
它们的‘王’.输了?
“小心,‘森林王’落败,野生精灵要暴动了。”星月第一个回过神,赶忙提醒道,神色严肃。
却见。
精灵群中,面色略微有些苍白的夏彦,带着胸膛起伏的大针蜂以及一众精灵,朝着劈斧螳螂走去。
野生精灵们几乎是下意识地让开了路。
看着倒在地上,已经彻底昏迷的劈斧螳螂,夏彦和大针蜂对视一眼。
不约而同地露出笑容。
第二只。
这时候。
野生精灵们也才终于反应过来,嘶吼之声逐渐浮现,暴躁的情绪渐渐开始传染。
蠢蠢欲动的它们,开始变得不安分。
但是。
悬停在了昏迷劈斧螳螂身上的大针蜂,冷厉的眸光环伺周围。
没有一只野生精灵敢和它对视。
就算是头目精灵也一样。
属于大针蜂的特殊气场仿佛再次获得好处,比击败冰岩怪王时,更加浓郁和凝实。
“嘶啤!!”
它不大的声音,带着不容置疑的语气,传到了每一只野生精灵的耳中。
感受着那令它们熟悉又陌生的气场,那与“王”类似的气场。
野生精灵们顿时有些不知所措。
“嘶啤?!”
大针蜂再次铿锵,举起地上碎成两半的斧头碎块,凶目再视。
下一秒。
第一只野生精灵开始朝着黑曜原野缓缓退去。
紧接着就如同多米诺骨牌,越来越多的野生精灵开始如潮水一般退去。
大针蜂战胜了‘王’劈斧螳螂,并且还是在所有精灵的围观之下一对一,再加上大针蜂身上带着的并不逊色于劈斧螳螂的气场。
“这是新王!”星月看着夏彦的大针蜂,喃喃道。
黑曜原野的‘王’,换人了.
这种情况,还是他们第一次遇到。
‘王’的交替很正常。
可接替的却不是劈斧螳螂,这种情况让他们想不到。
曾经,也不是没有精灵战胜过‘王’,可也没见过新‘王’当场就出现的啊。
传承呢?
他们又感觉大针蜂和劈斧螳螂有些不一样,可究竟哪里不一样,也说不上来。
但有一点可以确定的。
祝庆村的危机,解除了!
所有人都不约而同地长出口气。
不少人更是直接跌坐在了地上。
那么多的野生精灵,就算强的不多,可单凭数量,就能堆死人啊。
喝退了所有的野生精灵后,大针蜂就愣愣地悬停在劈斧螳螂的上方,过了好一会才慢慢回过神。
回过神就看到了夏彦的眼神。
“有感觉了?”夏彦笑着问道。
大针蜂短暂的迟疑后,点了点头。
同系精灵之间的战斗,它的收获比和冰岩怪王战斗更多。
当然。
除了经验与感悟这些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外,还有实质性的好处。
夏彦笑着从索罗亚的嘴里接过了快翠青色的巴掌大小的板砖。
“既然这样,那这块‘玉虫石板’,交给你保管了。”
大针蜂眸光闪烁,没有推辞接了过来。
它感觉,这“玉虫石板”能给它莫大的好处。
“还有这‘精通种子’,没接触过的道具,但应该不会差。”
夏彦又递过来一颗好似瓜子一样的种子,其中有着一红一蓝两道特殊的线条,代表着迅疾与刚猛。
是劈斧螳螂这么难缠的另一个原因。
精灵潮退去后。
祝庆村这些以星月为首的人,也围了上来。
一个个神色复杂地看着夏彦。
仅凭今天所发生的事情,夏彦在祝庆村的声望,就已经不允许他们这些组长来决定他的去留了。
甚至。
就连银河队的队长马加木,也要考虑一下,能否犯众怒决定不吸纳夏彦。
不过以夏彦展现出的实力,估计马加木脑子坏掉了,才会做出那种决定。
他应该更纠结,怎么安置夏彦,给他什么身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