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都市小说 高天之上-第一百七十九章 喔完就溜 (1/3)熱推

高天之上
小說推薦高天之上高天之上
“这就是铠装吗?头一次见到,感觉真大。”
铁甲鲨用蛮力撞开船底仓然后脱离,简直就是‘喔完就溜’,但伊恩却没有只是单纯制造破坏和麻烦的打算。
——来都来了,怎么可能不去见识一下铠装的具体结构和铭文构造!
于翻涌不断,涌入海水的船舱内,伊恩抬起头,打量着眼前的庞然巨物。
这台出自迦南摩尔冷叶部的淡蓝色铠装有近两层楼高,上半身是人形,却有着蟹状的底盘与四足,一个巨大的轮盘结构令它的上半身可以自如旋转,应对前后左右方向的各种攻击。
就是那么回事
它的装甲表层极其光滑,正如银色芯片侦测的那样,是一种抗光束与电击的特殊涂层,而装甲本身也极其坚固,伊恩伸出手触碰了一下,察觉到这铠装的防御力甚至能与自己运转升华能力的肉体比拟。
铠装并未启动,位于背后的炼金炉估计连燃料都没有填充,但伊恩已经能想象,当它启动时,那些位于钢铁包裹下的无数活塞循环往复地运动,规律地运转的模样。
“和格兰特子爵的以太武装比起来的确简陋不少,但对我来说这样正好。”
少年双眸中的银青色光辉愈发闪耀,他轻笑一声,然后启动银色芯片的刻录功能:“毕竟,以太武装太过复杂,即便是学了这么多年,能用我现在的工具复刻并利用的结构也很少。”
“但铠装却不一样了。”
以太武装的铭文和以太炉心结构,每一个都是不同的,具备特殊的原理与功能,可以在特定的情境下,发挥出不可思议的力量。
某种意义上来说,每一个以太武装,都是一个高度复合的完整升华术式,集成了极多功能,是泰拉世界中,炼金术,铭文学以及升华技艺融汇的完美结晶。
甚至可以说,一台好的以太武装,就等同于一个家族实体的传承——哪怕是丢失了一切文字典籍,长辈都因为种种原因死去而来不及传授知识,但只要家传以太武装还在,那么丢失一切全部都能慢慢寻回。
而铠装,甚至算不太上以太武装劣化版。
让我靠近你
它只是一个搭载了诸多升华技艺和铭文的平台,铭刻有创造者为它赋予的诸多铭文能力,并且用炼金炉为它们供能而已。
“但就是这样简陋的设计,才能让现在的我学习。”
闭上眼,伊恩感受着银色芯片为自己传回的反馈。
【水中潜行铭文组】【冷叶三型水中动力组】【水用冷却散热回路】【喷射勾爪】【三百六十度全视野观察模块】【专注二型喷射动力增强结构】【声呐反馈】【蛛行者装甲增强回路】【海用巨型破甲龙枪】……
鑑寶大師
几乎就是一瞬间。
就是一瞬间,伊恩便得到了远超过去四年,通过鉴定得到的所有铭文回路结构!
如果说,每一个以太武装都是几近于艺术品的实体传承,那么铠装,便是一个强盛国度所能量产的最高技术结晶!
这台第四代全覆盖战斗铠装,的确不是如今迦南摩尔最新型号,但这并不代表它的铭文结构就落后了多少。
深夜用品店
而即便是最低劣的铠装,也等同于十几种铭文结构的组合,是一个帝国铭文工艺的结晶!
性王之路
“大丰收啊!”
不禁低声赞叹,此时此刻,伊恩在银色芯片的帮助下,已经在自己的脑海内对眼前这台海战铠装进行了一个完整的重构复现!
每一个零件,每一块铭文版,每一个构装结构,全部都清晰无比。
倘若日后有足够的原材料,他甚至可以直接将这铠装手搓出来!
即便是不复刻,单单是这些铭文回路和动力组结构,他就已经收获极多。
是,以他如今的条件,手搓铠装可能有点难,但是手搓一个铭文动力臂,亦或是一个水中无声潜行衣,都可以说是轻而易举,只需将这些本应该是绝密的铭文组复制上去就行。
“有些可惜,这个铠装还没装载要素结晶,无法启动……不然的话,我就直接把这铠装开走了。”
少年有些遗憾地摇摇头:“毕竟高纯度的大块要素结晶也是很珍贵的东西,这些海盗肯定是搞不来的,只有帕特里克支援的一点,平时肯定是不会放在铠装里面的。”
此刻,伊恩已经听见船舱周边传来人声——他的铭文复刻很快,但船员也不可能是傻子,就任由自己行动。
不过,倘若就这么离开,其实并不能对这群海盗造成多少损害……对方的船是活木船,修复起来相当简单,自己必须要有些针对对方的应对措施。
“要大闹一场吗?”
伊恩思索了一下这个可能性,然后摇摇头。
以他的实力,其实根本不用怕在场这些海盗的围殴……可问题在于,他有必要在这里暴露沙铠学徒的力量吗?这群海盗归根结底是帝国贵族的黑手套,他并不能冒这个风险。
一个埃伦家族的秘密任务和一台已经被他复制完毕的铠装而已,并不能让他冒着被帝国发现沙铠学徒力量的风险去夺取。
反正这个铠装对他来说已经没有秘密,到时候有机会的话,他甚至能在对方装载了要素结晶后劫机。
这样风险就小了很多,甚至还能白嫖珍贵的战略燃料……只是如何定位海中铠装是个麻烦。
如此想到,少年有了一个想法。
“喷水。”
此刻,伊恩的左手处仍然单手提着那只砗磲,他不假思索,直接掐了一把贝肉,当即便令这头大贝壳活跃起来,本能地喷出一道水柱。
青蓝色的源质水流宛若利箭,冲击在铠装的表面……当然,一点凹陷都没打出来,特殊的铠甲对抵御水流冲击有极强防御加成。
但伊恩要做的本来就不是破坏。
脑海中,银色芯片的反馈里,在被砗磲的源质浸染后,这台铠装就等同于被伊恩标识高亮了。
只要这台铠装上还有砗磲的源质残留,那么对于已经记载过砗磲源质波动的芯片而言,这台铠装一旦靠近至一定范围,芯片就会锁定它的所在并进行预警。
更何况,如今这台铠装的所有结构都被伊恩记在心中。
在预知视界里,那些看似坚固的铠甲和防护构筑,根本处处都是破绽。
别看它似乎堪比第二能级,但实际上真的打起来,这台弱点已经被完全窥破的铠装,恐怕会被动用全力的伊恩拆掉……只是他一般不会用全力,一旦全力就要冒着流亡的风险。
自己也就罢了,埃兰和长老,以及哈里森港的白之民可跑不掉。
“走了走了,就将铠装暂且留在这,待我日後来取。”
做完這一切後,已经默认这铠装是自己东西的伊恩直接转头,朝着铁甲鲨撞出的豁口潜去。
他还顺手在活木船板上掰下来一块木板,研究之余,之后也可以作为汇报的线索……就说自己赶海的时候沙滩边捡到的吧。
而就在坏事做尽,属实是带恶人的伊恩离开后没有半分钟。
熙熙攘攘的人声抵达。
“怎么回事?!”
伴随着匆忙的步伐,有着墨绿色长发的精灵海盗一脸震惊地注视着船舱中的两个巨洞,不禁水中凌乱:“铁甲鲨的钢铁冲锋?但是为什么活木船没有预警?!”
“而且这个冲击力,这头铁甲鲨是快第二能级了吗?居然一击就能贯穿我船的两层护甲?开什么玩笑!”
虽然震惊,但精灵海盗还是很快恢复平靜,他下令指示船员用各种备用木板修复漏洞,而自己双目中亮起一阵蓝光,登时就遏制住还在不断朝着船内涌来的水流,甚至令已经浸泡了大半船舱的积水全部倒涌回海。
与此同时,精灵海盗一年肃然地来到铠装前,仔细地观察自己这次执行任务的底牌是否完好。
然后他舒了一口气:“还好,没有任何损坏——当真是好运气,但凡那只铁甲鲨的冲击”
“是本地土著操控魔兽袭击我们吗?但也不像……”
“等等,这个源质?”
半跪在铠装前,精灵海盗似乎察觉到了什么,他眯起眼睛,俯下身,伸出手摸了摸一滩居然没有被他的能力排斥回大海的水滴,然后递入口中:“这个味道……嗯?”
精灵海盗忍不住张开口,隐约露出一排尖锐的牙齿:“贝类?贝类魔兽的高压切割水流?似乎是砗磲的源质味道?”
他露出惊愕的表情:“为什么铁甲鲨会和一只砗磲联手来袭击我的船?”
“到底发生什么事儿了?!”